主題: 跟以色列人比幸福

  • ______╮轉身
樓主回復
  • 閱讀:7159
  • 回復:1
  • 發表于:2013/11/18 10:31:37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寧國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本-夏哈爾這樣明達的世俗主義者,是絕無可能沾染宗教猶太人的那套信仰,認為“回歸”以色列、光耀圣經里的祖先,是每個猶太人都該參與的一樁大事業的;他也不太可能單純出于對更好的生活環境的渴望。世上環境更美、經濟更富的國家有的是,赫茲里亞更是一個難以出現在任何導游書里的地方——因此,他的移民,是一個極有說服力的證據,表明這個國家的幸福指數很高。
世界經濟合作和發展組織,簡稱OECD,有一項職能是每年統計“更好生活指數”,發布其36個成員國在人民住房條件、醫療健康、可支配收入等11個方面的分數。36個國家,絕大多數都在第一世界:傳統的“人間天堂”北歐五國統統在列,它們就像一群學霸一樣積極投入大大小小的排名競爭,顯示自己的出類拔萃;美英法,德意西,瑞士荷蘭比利時——還有就是以色列。36國里沒有非洲國家,也沒有中國,只有墨西哥、智利、韓國、土耳其算是發展中國家。在今年OECD發布的數據里。以色列大多數指數都處在下游,唯有兩項居前:幸福指數排名第八,飲食健康指數排名第五。
可見健康與幸福的關系,是再密切不過了。論人均住房面積,以色列排名倒數。2011年,這個國家爆發了14萬人大游行,飆升的房價是民怨集中的要津。但是,國民罵房價,罵政府濫用國防開支,罵大資本家缺乏公益心,唯獨不會罵到食品上。以色列人的平均期望壽命為男性82歲,女性84歲,81%的以色列人說自己很健康,而普通人的健康開支僅占國民收入總值的7.9%。這都比OECD國家的平均水平高出不少。以色列人親口對我說,他們什么都可以不信,對國產食品的質量是絕不會懷疑的。
那么,還有別的原因嗎?
幸福是個主觀感受的東西。央視那個“你幸福嗎”訪問,很多說自己幸福的人講不出個所以然,或者說兒子要結婚,今年政策好多賺了一點,之類。但在以色列人(此處僅指猶太裔公民)這里,他們典型的家庭文化,是一直在制造幸福的氛圍的。他們的幸福感,就我所見,不需要賺錢、結婚等具體的好事來“觸發”。
我參加過很多次周五晚的安息日晚餐,餐食一般較簡單,桌上點燃蠟燭,鄭重一點的就要戴上帽子,讀一段祈禱文,不鄭重的,坐下規規矩矩地吃就是了。不管是宗教的還是世俗的,一般猶太裔以色列人都過安息日晚餐,也樂于邀請朋友到場。以色列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擁有安息日傳統的國家,普通猶太家庭不論貧富,不論處于什么狀況,哪怕是正處于青春反叛期的少男少女,也都知道周五晚上要和家人在一起。
習慣的力量是最不容小覷的。本-夏哈爾的幸福理論指出:衡量快樂程度的終極指標,是與愛自己、同時也被自己所愛的人共度多少時光。所以,就算你身上背著債,就算你租著很貴的房子,就算你的前程一片昏昧,可你的人生度過了那么多用于聯絡感情的周五晚餐——這個事實,一定會影響你對幸福的認識和計算。
安息日產生了越出單個家庭的效應:在一個典型的以色列人社區里,人的互助和協作水平相當之高;哪怕你根本不認識一個家庭,但看到他們在燭光里享用安息日晚餐,你也會產生“同一屋檐下”的共存感。因為國家太小,相聚很容易,有時,人們對他人的關心過高了,左鄰右舍,從親戚到同事,就連街頭便利店的老板都覺得彼此關系很近,很面熟。過近的關系當然會影響隱私保護,乃至惱人,但從長期來看,這對共同體絕對是有益的——它至少能讓人不至于孤獨,而孤獨,在本-夏哈爾的理論里,是不快樂的主要肇因之一。
本-夏哈爾的另一個觀點,尤其值得一提:愉悅和意義的互動會產生幸福。有點抽象,可以這么解釋:幸福意味著即使你并不開心,你也從未缺少意義。
以色列人異常看重意義,所以通宵三天之后大睡一禮拜,連續加班兩個月后拿到十萬元獎金,去豪華餐廳大吃一頓,這種發泄式的消費行為,在他們這里很少發生。不能用一天來報復另一天。這種心理與國情有關:以色列也有“崛起話語”,經常自稱比美國還強大,但它還有一種“意義話語”,即:單是住在以色列國,你度過的每一天就都是有意義的。并不只是宗教人群,以及那些堅守猶太復國主義夢想,渴望統治巴勒斯坦全境的右派這么想,就連左派中的左派,那些反政府的,支持巴勒斯坦人抵抗運動的人,也是這么想、這么實踐的:只要他們住在以色列,并沒有出于絕望而移居倫敦、紐約、柏林,只要他們仍在這里同非正義做斗爭,為了一個更加仁善的國家而戰,他們就相信自己的存在和活動是有意義的。
第三個要點,就涉及所謂“猶太智慧”了。猶太智慧,常常體現為“精神勝利法”。講一個著名的猶太寓言:
有個男人,家里小而擁擠,周圍環境凌亂,吵鬧,他不堪其擾,就去咨詢拉比,讓他給個主意。拉比說,你去弄一只羊,在家里放一個星期看看。到了周末,拉比告訴他把羊賣了吧。男子照做了,然后他跟拉比說:奇怪呀,我突然感覺我的家很大,很干凈,很寬敞!他被驚到了——也很快樂。
你可以說這是笑話,但它從一個側面真實地道出以色列人的幸福感之源。
當代中國人似乎常常從比較中汲取煩惱,一看別人有出息,自己就焦躁起來。然而,小國寡民的以色列人反而容易滿足。因為他們家里的山羊太多了——戰爭、導彈、恐怖襲擊、犯罪、種種攸關生死的危機,還有各個階層內部以及階層之間的爭吵,無休無止。恰是這些吵鬧的存在,為以色列人培養出一種不為生活小節犯急,反而對凡常的、瑣碎的生活施予欣賞的能力和習慣,因為,與軍國大事相比,這些瑣碎是可控的,是小的,容易化解的。在一周的工作之后,以色列人很少期待享受一個興奮的、刺激的、有吃有喝、聲嘶力竭的周末;他們彼此都渴望安靜,安靜就讓他們十分滿足了。
我所說的這些,或許都架不住一句反詰:去問問巴勒斯坦人幸福不幸福。這個小國每天都在遭到杯葛,被別國人和本國人安上各種罪名——殖民國家、種族隔離國家、美帝的中東走狗……前不久一項權威的互聯網調查顯示,在以英語為交流語言的網站上,上帝、大屠殺、希特勒和以色列,是引發爭論頻度最高的四個主題。每個人似乎都對中東有發言權,都很有把握地談論以色列的是非,甚至放出民族優劣論的大言。
其實不用他們操心。以色列國內有的是國民性的批評者,他們對居高不下的幸福指數早有批判性的解釋:那些受訪者最滿足的地方,都是家庭、鄰居、子女等等,也即私人領域,對公共利益,尤其對國內的不平等狀況漠不關心。因此,以色列人說自己幸福,其實反映了他們正在喪失對更大的問題的敏感,墮入心靈的麻痹狀態。
缺少幸福感的人,至少能從本-夏哈爾對以色列的肯定中體會到一點什么。幸福的秘訣無法移植,卻可以借鑒。家庭的重要性,愉悅—意義的關系,還有反思與自我安慰,懂的人認為很簡單,不懂的人一輩子都在門外打轉。
我的房東雅各,除了實踐合作居住、做積極生活的倡導人外,還是一位上帝公平論的信徒。他對瑞典這種“最幸福”國家從不感冒。
“看看瑞典人的自殺率,再來跟我談幸福,”他說,“世上自殺率最低的國家:西班牙、希臘、土耳其、意大利、墨西哥——還有以色列。”
冰天雪地給人施加的孤獨感,是幸福的以色列人無法忍受的,他們最愛海灘,在常年的干熱難耐之中涌向自己國家那一點點海岸線,硬是把這乏善可陳的海灘提拔成自己國家的魅力之源。特拉維夫,風光平平的第二大城市,總會在宣傳自己的頁面里放上年輕人在海灘上蹦跳歡呼的照片:看呀,我們多幸福。
  
  • 梅
  • 發表于:2016/10/26 16:45:03
  1. 沙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最近看到的新聞,無意中看到的這個老師,加了關注了一段時間,感覺對大盤有獨特的分析還有做T也非常厲害,雖然沒說的那么牛,不過推得票確實不錯,跟了一段時間,盈利超過了30%,有興趣的朋友,其實都可以加上關注一下,受益匪淺。不行,可以直接拉黑。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(0)
(0)
  
帖子已過去太久遠了,不再提供回復功能,請勿嘗試回復!!

皖公網安備 34188102000203號

新疆35选7福利彩票